欢迎访问林区法院网,今天是 2020年01月19日 星期日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仰望 霄壤之殊

来源:卓尼林区基层法院 作者: 邓媛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6/8/1 5:04:09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午后,轻轻的陷入椅子,肆意的慵懒着。窗外,传入阵阵天鹅绒般轻腻的风声。脑海里,如细雨般潺潺的浮现出两年前刚离开兰州时的画面。  

自幼我便崇拜着父亲,不是因为他牵我手时伟岸的身影,不是因为他做的一手好菜,而是他的职业、法官,这个让我憧憬的神圣职业。毕业后怀揣着这份祈望如愿的考进了司法系统,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正当我志得意满的幻想着今后的工作时,现实却将我的幻想敲击的支离破碎。我被分配到了卓尼林区基层法院工作。

不想去,深深的抵触感蔓延在每个细胞里。卓尼,这个在我的认知里一个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我该如何在那里生活,我该如何面对离开家人的孤寂,我该如何应付只身孤影的日子,恐惧与焦虑爬满了我的全身。

五月,苦身焦思的等待中,还是到了该去报到的日子。在父母的陪伴下一同去了那里。一路上,静静地望着窗外越发陌生的景色,高耸入云的大楼被重峦叠嶂的大片森林所替代,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已不见,有的只是成群结队的牛羊。陌生感带来的恐惧刺激着我的神经,茫然无措的希望慢点、再慢一点,哪怕就这样没有目的地前行。尽管如此五个多小时后还是如期到达目的地。路上稀稀疏疏的行人,破旧的老式建筑,我一次次强忍着内心的压抑,可一想到要在这里度过漫长的日子,恐惧便又一次迎上心头。

父母在送我来的第二天就离开了。离开前母亲的叮嘱,父亲的鼓励,似乎没有一点点生命力。看着车子载着父母远去,我微笑的挥着手,心里却是愁云惨雾。从那刻起,终将面对的始终是来了,开始了那个与我的梦想相差甚远的第一份工作。

起初的几个月里经常call电话向家里哭诉着、抱怨着,全然不顾大人的感受,犹如山洪爆发似的一股脑波及到他们那里去。人总在最无助时对自己最爱的人发泄情绪,哪怕最爱的人不在身边,也想着会陪着自己一起承受。想出门溜达,可害怕被人看着,一路上,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又快速行走着,一买完所需物品便急匆匆地赶回去。每到夜晚,不敢关灯,不敢看窗外,乖乖躲在被窝里,外面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让我怕的要命。刚开始住的小屋是个公寓,房中没有厕所和水,每天得大桶小桶卖力地提着,小胳膊小腿的我累得直喘气,休息好半天才缓过精神。笼罩着黑布的夜空,伸手不见五指,每一次出门上个厕所,总忍不住向后面看一下,生怕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将我带走。躺下,总是十二点以后才能入睡,勉强睡着,天未亮,又醒了。

正映李清照的那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短短的三个月里,人消瘦了不少,体重直线往下划,心想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垮掉。

每个异乡人,凄凉、孤寂乃他们的特质,离开家乡的那一刻便注定如此,可既然来到这,理应学着融入进去。自己坐下来思索了好久,既来之则安之,要学着慢慢去适应。从开始熟悉周边环境,到接触当地人。日子久了,我发现了那里的美,放眼望去,环绕着洮河水的青山,碧蓝无云的天空,站在窗前,呼吸着一点尘土都没有的空气以及混杂着树木的清香。这三个月,是我第一次用心欣赏着它,这儿的空气质量好,树木总是绿绿幽幽。听同事说,这里的森林覆盖率达90%以上,非常适宜居家、旅游。

出门在外的游子,大体最烦心之事莫过于一个人吃饭。孤零零、冷清清不说,还要面对总不合口的饭菜,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心境愈加强烈。可终归要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走,一个人停。慢慢地我开始学会了做饭,从连菜都不会挑拣到饭能入口,还是自己做着饭,吃着舒心。一下班,卖菜阿姨看我过来,笑呵呵地说又来买菜了小姑娘,我点了点头,挑拣几样菜后她总要优惠几毛,临走时还不忘喊道下次再来啊,我转身微笑着向她说好。洮河人民的朴实,小到卖菜称斤够数,大到饭馆里的菜量大实惠,各大商场中待人热情,单位同事间朴实热心。渐渐地,那飘荡的心随着家一般的温暖停留下来。

日子久了,大街小巷,我无一不清楚,如同交识朋友般的熟悉了他的味道。没事时与这里的小伙伴一起游玩,一同吃吃喝喝,心情像天气一样晴空万里,睡得可踏实了。与家里人的通话多了些欢声笑语,少了些愁云满布。慢慢地,自己的日子越过越惬意,也适应了这样独处的生活。

 时间转瞬即逝,一晃,两年的日子就悄无音声地过去了。而今回到了故乡,坐在电脑桌前敲打着键盘,细听一个个字敲击的声音,让我的心又坠入低谷。回想着,两个月前还待在有着美味的牛羊肉、热情的当地人、凉快避暑之地的卓尼,现在却回来了。被滋润了两年洮河水的我,早已多了那份洮河情愫,与当地人一同, 爱上了这片土地。心想着,眼泪早已不知觉地湿透了衣襟。

面对着整天雾霾的兰州,拥挤的交通,喧嚣的尘世,突然就好想回去,回到那个简单又安静的小县城,简简单单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