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林区法院网,今天是 2020年09月18日 星期五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父 亲 的 慈 爱

来源:舟曲林区基层法院 作者:达文侠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1/7/4 10:24:10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人人都说严父慈母,而我在父亲的身上感觉到的不是父亲的严厉,而是母亲的慈爱。

父亲有五个子女,他最最疼爱的是他的老疙瘩——我,记忆中,父亲的胸怀宽阔、厚实而温暖,不知都少次,我醉卧在父亲的肩头、酣睡在父亲的怀抱。

童年时的家境虽然不算拮据也不丰衣足食,但是父亲给我创造的伊甸园踏实、快乐、温馨。

父亲天性讲究整洁,把小时侯的我打扮得花枝招展、十分可人。那个时候,有知青下乡,这些城里人俏丽、清纯又阳光,他们的发型都很别致。父亲心灵手巧,只要看上一眼,就能模仿出来,我原本耷拉在背上的“马尾”变成了婀娜的“垂柳”、藏在耳后的麻花辫化身为高跷的盘髻,在同村的小伙伴中,我俨然一个快乐的天使、漂亮的公主,抑或蜂群中的彩蝶——绚丽夺目!

该入学了,别的同学的书包大多数都是用各种颜色的下脚碎布拼接缝制的,好一点的也不过是整块布缝的,上面绣点花草,再嵌个花边而已,我的书包却是用父亲昼夜加班干活的工钱换取的军用绿挎包,背上它自豪而神气,如此一看,其实小孩也有爱美的、虚荣的心!       

冬天是农村小学生最难熬的时节,时常得披着黑夜、裹着寒冷去教室生火,没有电也没有蜡烛,只有用墨水瓶、棉花灯芯等自制的煤油灯,我的煤油灯尽管无异于别的同学,可是心细的父亲用铁丝扎了提手,拎在手里方便得很。每当轮到我值日生火,父亲总是准备好柴禾去学校帮我,那悠长的乡间小路夜色昏暗、寒冷刺骨,父亲就用铿锵的语气给我讲名人勤学苦读的故事,不仅驱散夜的张牙舞爪、风的肆虐凛冽,还潜移默化的鼓励了我、教诲了我,我的小手情不自禁习惯性的躲进父亲的袖筒,感受那结实的踏实与暖润。我对洋芋的青睐家人皆知,每每放学回家,炉膛里时常有父亲烤好的松软又热腾腾的洋芋,父亲把我安顿在炉边最温暖的地方坐下来,烤热自己的手,再捂暖我的手,等到我浑身都暖和了,父亲再用木片刮去洋芋皮递给我吃,看着我吃的贪婪小样,父亲的微笑那么惬意,而我回报以父亲的只是憨憨的吃相。

父亲识字不多,在我上大学的时候,父亲破天荒的给我写了第一封信,语言极其朴素,没有丝毫的亲昵,千叮咛万嘱咐不比吃、不必穿,朴实无华做人,踏踏实实学习…… ,说实在的,大学里我从不化妆,穿着也很朴素,正如清水出芙蓉,自然去雕饰。的确,从父亲身上,我汲取到泥土的芬芳、领悟到草根的魅力。

如今,父亲已故去十年,而我的骨子里涌动的仍就是父亲的教诲、我的思念里流淌的依然是父亲的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