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林区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日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冬末,期待漫天飞雪

来源:迭部林区基层法院 作者:牛娟娟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6/10/27 10:50:36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我望眼欲穿,看我看不到的你;我侧耳倾听,听我听不到的你—题记。

路过万物复苏绿意盎然的春天,度过炎炎烈日绿树成荫的夏天,经过硕果累累色彩斑斓的秋天,一下子毫无征兆地就步入了万物凋零天凝地闭的冬天。今年的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来的还要早些,我大概还沉浸在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尴尬境地,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远处的山林早已从色彩艳丽的水彩画变成了清一色的素描,没有了往日的风姿卓越,没有了昔日的容光焕发,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奄奄一息风烛残年的老人,是一个被风吹雨淋日晒满脸沧桑的长者。是的,这个冬天毫无征兆的来了,来的既有点唐突又有点及时,唐突是因为毫无防备,及时是因为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在这个季节进行新一轮的养精蓄锐休养生息。

也许冬天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字—冷,这也是很多人不喜欢它的原因吧,谁想体验那种寒风呼啸呜咽着像刀子一样无情割在脸上的感觉?谁想体会那种冰天雪地里冷的瑟瑟发抖的孤独绝望?无奈,季节的轮回交替是自然规律,它也不会因为我们的不喜欢就停止它的疯狂,这种心态就像你喜欢或者不喜欢,我都会在这里,不悲不喜,毕竟它不是人,人有起码的爱恨情仇礼义廉耻,而对于一个季节来说,它能有的,就只是和风细雨、电闪雷鸣、秋雨绵绵、皑皑白雪……

我是典型的西北人,印象里的冬天总是粗犷而苍凉,飞扬跋扈而又让人捉摸不定,就像我们北方人的性格一样。也许是长大了的缘故,现在愈发怀念小时候,总觉得现在的冬天少了那么一点味道,少了一点欢愉。

犹记得那时,大概就是小学时期吧,每年冬天自己的手就会肿的老高,手指头冻的裂开了缝,稍微一动都能看到里面的肉,虽然疼的呲牙咧嘴,可是心里却是开心的要死。那时候的雪下得特别多也特别厚,感觉整个冬季都是在粉妆玉砌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度过的一样。每天上完学回家,我都会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路上打打闹闹,溜着河边的冰回家,整个冰面光滑无比都是我们的脚滑过的印记。我清楚地记得一次,我溜冰不小心摔得四仰八叉、天旋地转,好半天没有起来,躺在冰冷的冰面上看着寂静的天空,耳畔是小伙伴银铃般的嬉戏声,那时候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好美。除了溜冰、打雪仗外,冬天我们每个人必备的玩具就是一个木头做的陀螺,一个滑冰车,虽然和现在小孩琳琅满目的玩具相比我们捉襟见肘,但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快乐却是现在小孩没有的。陀螺的底部放一个圆形的铁滚珠,用鞭子赶着在冰上转,鞭子发出啪啪啪抽打陀螺的声音,陀螺转的越快,就会觉得自己越有成就感。滑冰车是一个小木头车,类似于现在小孩玩的扭扭车,在木头车的底部两面放两个类似于不锈钢的轮子,人盘腿坐在上面,手里拿两根铁棍子当支撑,滑冰车就会在冰面上跑的飞快,当然,太快不小心摔倒自然也是摔得不轻。也不知什么缘故,那时候感觉自己特别抗摔,摔了也感觉不疼,现在却愈发觉得自己矫情的要命,去年和朋友去滑雪,摔了两次后愣是踩着滑雪板不敢下坡,最后败兴而归。

忘了有多久,手再也不肿了,手指也不会再冻得有裂缝了,而漫天大雪更是寥寥无几,现在期盼一次下雪, 就好像以前南方人没见过雪一样稀奇。如今的冬季,就只有荒凉和丝丝寒风,再也没有了山野里漂浮的炊烟,再也没有了弥漫着五谷的味道,更没有了我们昔日咯咯的笑声。而我,亦学会了在这个寂寥的冬季保护自己,纵然北风呼呼的刮,我却丝毫不会感到寒冷,因为我把自己武装的很好很好。

期待,鹅毛大雪从天而降,期待,漫天飞雪,期待,这个冬季,因为有你们,给彼此温热。

我望眼欲穿,看我看不到的你;我侧耳倾听,听我听不到的你—题记

路过万物复苏绿意盎然的春天,度过炎炎烈日绿树成荫的夏天,经过硕果累累色彩斑斓的秋天,一下子毫无征兆地就步入了万物凋零天凝地闭的冬天。今年的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来的还要早些,我大概还沉浸在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尴尬境地,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远处的山林早已从色彩艳丽的水彩画变成了清一色的素描,没有了往日的风姿卓越,没有了昔日的容光焕发,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奄奄一息风烛残年的老人,是一个被风吹雨淋日晒满脸沧桑的长者。是的,这个冬天毫无征兆的来了,来的既有点唐突又有点及时,唐突是因为毫无防备,及时是因为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在这个季节进行新一轮的养精蓄锐休养生息。

也许冬天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字—冷,这也是很多人不喜欢它的原因吧,谁想体验那种寒风呼啸呜咽着像刀子一样无情割在脸上的感觉?谁想体会那种冰天雪地里冷的瑟瑟发抖的孤独绝望?无奈,季节的轮回交替是自然规律,它也不会因为我们的不喜欢就停止它的疯狂,这种心态就像你喜欢或者不喜欢,我都会在这里,不悲不喜,毕竟它不是人,人有起码的爱恨情仇礼义廉耻,而对于一个季节来说,它能有的,就只是和风细雨、电闪雷鸣、秋雨绵绵、皑皑白雪……

我是典型的西北人,印象里的冬天总是粗犷而苍凉,飞扬跋扈而又让人捉摸不定,就像我们北方人的性格一样。也许是长大了的缘故,现在愈发怀念小时候,总觉得现在的冬天少了那么一点味道,少了一点欢愉。

犹记得那时,大概就是小学时期吧,每年冬天自己的手就会肿的老高,手指头冻的裂开了缝,稍微一动都能看到里面的肉,虽然疼的呲牙咧嘴,可是心里却是开心的要死。那时候的雪下得特别多也特别厚,感觉整个冬季都是在粉妆玉砌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度过的一样。每天上完学回家,我都会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路上打打闹闹,溜着河边的冰回家,整个冰面光滑无比都是我们的脚滑过的印记。我清楚地记得一次,我溜冰不小心摔得四仰八叉、天旋地转,好半天没有起来,躺在冰冷的冰面上看着寂静的天空,耳畔是小伙伴银铃般的嬉戏声,那时候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好美。除了溜冰、打雪仗外,冬天我们每个人必备的玩具就是一个木头做的陀螺,一个滑冰车,虽然和现在小孩琳琅满目的玩具相比我们捉襟见肘,但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快乐却是现在小孩没有的。陀螺的底部放一个圆形的铁滚珠,用鞭子赶着在冰上转,鞭子发出啪啪啪抽打陀螺的声音,陀螺转的越快,就会觉得自己越有成就感。滑冰车是一个小木头车,类似于现在小孩玩的扭扭车,在木头车的底部两面放两个类似于不锈钢的轮子,人盘腿坐在上面,手里拿两根铁棍子当支撑,滑冰车就会在冰面上跑的飞快,当然,太快不小心摔倒自然也是摔得不轻。也不知什么缘故,那时候感觉自己特别抗摔,摔了也感觉不疼,现在却愈发觉得自己矫情的要命,去年和朋友去滑雪,摔了两次后愣是踩着滑雪板不敢下坡,最后败兴而归。

忘了有多久,手再也不肿了,手指也不会再冻得有裂缝了,而漫天大雪更是寥寥无几,现在期盼一次下雪, 就好像以前南方人没见过雪一样稀奇。如今的冬季,就只有荒凉和丝丝寒风,再也没有了山野里漂浮的炊烟,再也没有了弥漫着五谷的味道,更没有了我们昔日咯咯的笑声。而我,亦学会了在这个寂寥的冬季保护自己,纵然北风呼呼的刮,我却丝毫不会感到寒冷,因为我把自己武装的很好很好。

期待,鹅毛大雪从天而降,期待,漫天飞雪,期待,这个冬季,因为有你们,给彼此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