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林区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日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随笔

来源:卓尼林区基层法院 作者:邓媛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6/12/22 9:47:14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又是一天早起赶赴上班的步调,老爸的喊声比闹铃还准时,暖暖的被窝里总有那么一两分钟不愿离开,眼神朦胧的我挣扎着也要把衣服穿好,手脚像被绑束一样,行动及其困难,蜗牛般缓慢前行到卫生间。洗漱好后,和老爸一同上班,踏上每天熟悉的足迹。

严寒的冬季,不得不戴上口罩、围起围巾,全副武装才肯出门,一戴上口罩,对于眼镜党来说简直痛苦,一哈气全然看不清,索性我就不带它。视线模糊的我紧跟在老爸身后,挤上公交车,随着车子的开动,晃晃悠悠朝单位的方向驶行。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所有的位置,我还是比较热衷于靠窗,听着音乐看着窗外,感觉世界都静了下来,今天也是如此。

一首faded,舒缓又空灵的歌曲一直循环在我的耳中。外面天还没亮,路灯、车灯、logo灯花花绿绿,在近视眼中都放大了他们的模样,像是自带虚化功能引入眼底,朦胧美,专属于近视眼的世界,看不清。忽闪着转换不同的色调,一切的瑕疵都归为美好。

过往的行人,来来回回,模糊的面庞,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感觉每一个人都很友善。有时抹掉眼镜,坏心情像净化机过滤似的消失不见,这个世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看得透,心太累。只缘身在此山中,挺好!

近视的我,最爱摘掉眼镜照镜子,怎么看怎么美,脸不仅修瘦了,皮肤也变得零瑕疵,经常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这么看也不比明星差嘛,总是得意洋洋美美得看着自己,看来女孩爱美想要麻痹自我这个最靠谱。一不顺心,取掉眼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像个傻子一样地开心。

每一次剪头发从来看不到过程,剪得好坏只能由发型师决定,往往感觉还好时现实总是狠狠地给一巴掌,佩戴好眼镜就发现剪毁了,呜呜……

近视眼中的世界如同童话般,美的不忍直视,做做梦,一乐解千愁。

模糊的世界那么美,戴上眼镜就game over!